被看光裸体的男子40岁左右,与保洁大姐的年龄相仿。男子称住酒店被看光裸体很不舒服,要求酒店赔偿精神损失费。但是保洁大姐却称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详情【视频】请点击右下角【查看原文】

有一位小韩反映,他和朋友住在绍兴一家酒店,16号下午两点多,酒店的一位保洁大姐把卡扣撬开,直接推门进来了,小韩说,当时他穿着裤衩,他的朋友什么都没穿。

男客人没穿衣服,保洁大姐来打扫

小韩: 打扫卫生的,这个房门后面是有卡扣的,这个扣在上面,如果拿着房卡,打开之后,它会卡牢,那个服务员就直接这样撬开,拿掉卡扣,再推房门进去。

小韩和朋友住的是酒店336房间,按他的说法,当时酒店的保洁大姐先用房卡开门,然后把门背后卡好的链子卡扣拿掉,直接进了房间。

小韩: 进去之后,站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我感觉好像不对,刚刚好像有人开门,我就醒了,我回头一看,她就比较慌张的样子,我朋友就没有穿衣服,还在裸着(男朋友,女朋友?)男的,关键服务员是女的,她进去之后,我朋友也没有盖被子嘛。

客房里有两张床,小韩说自己当时穿着裤衩躺在靠里面的床上,他的朋友躺在靠门的这张床上,连裤衩都没穿。

小韩的朋友: 门我是反锁了,我知道我自己是反锁了,反锁肯定没人进来啊,谁知道她进来了呀(你当时为什么什么都不穿?)我不喜欢穿衣服睡觉(裤衩也不穿?)不穿,不舒服(那你被子也不盖的?)不盖(不冷吗?)因为开着空调的(那你感觉她看你了吗)看了,因为第一天我穿着裤子的,我说,没事,因为那个倒插门没插。

小韩的朋友看着年纪要大一点,四十岁不到的样子,他说,那位保洁大姐已经不是第一次直接进门了,上次因为没卡上链条,他也穿了裤子,就没在意,没想到这次卡扣卡上了,对方又直接进来了。

小韩的朋友: 明明我被子还没盖,她就故意在这边打扫(她已经进来是吧?)已经进来了(在哪个位置)她已经在房间里打扫了,我的被子什么都没盖(你就赤身裸体躺在床上?)

对(那你被看光了咯?)对呀,就是我不舒服。

保洁大姐:当时敲门了

什么都没看到

小韩和朋友说的那位保洁大姐,五十岁左右,刚好就在隔壁打扫房间。

酒店保洁大姐: 我肯定敲门了(肯定敲门了)嗯(他说有个卡扣,你把卡扣弄开了)没有(他说你站在那个地方,看了一两分钟)我到哪里看(他说你站在床旁边看)哎哟,人要凭良心说话的(你看到了吗?)我看到什么了,我没有看到什么。

小韩的朋友: (那个大姐说她没看到)怎么可能呢,你说呢,不可能的(该看不该看的都看了?)对,就这样我才生气的。

小韩: 我还好是没看到,因为我穿了裤衩,因为她进来我不知道。

保洁大姐表示,客人让她进去的

小韩的朋友说,保洁大姐当时都看见了,保洁大姐说她当时什么都没看见,那大姐当时到底看见没看见呢?她又是怎么进的房间呢?

酒店走廊的监控录像显示,16号下午两点二十三分左右,保洁大姐在门口站了十几秒钟,但是由于墙角挡住,看不清当时有没有敲门,大姐进去之后几秒,另一位保洁大姐也进去了。

酒店保洁大姐: (你们当时进去,到底有没有敲门)敲过门的,(谁先进去的?)我先进去的,敲门,他叫我进去,我不进去吗(但是他们说,当时链子是锁上的)没有。

当时带头进去的就是这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姐,另一位大姐四十多岁,一直不做声。五十岁左右的这位大姐说,她进去后什么都没看见。

酒店保洁大姐: 没有,没有,我看到我会进去吗。

小韩: (小伙子,她们说敲门,到底有没有敲)没有敲。

酒店男员工: 你们说实话,大家。

小韩: 说实话,她已经站在,洗手间那个部位了,我刚才给你演示的地方她才问我,我给你 打扫一下卫生,我没有注意到我朋友,我说你进来吧,我就说了这么多。

酒店保洁大姐: 进去的时候,我说给你垃圾收一下,你还说,收吧收吧。

提出免掉房费

客房里没有监控,当时发生了什么双方各执一词,一时有点说不清了。

酒店胡经理: 作为酒店方,说实话,不管是客人错,还是客人对,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,肯定是先以赔礼道歉为主。

小韩: 你赔礼道歉,说这个是新来的员工,已经给辞掉了(胡经理:我没说辞掉)没说辞掉,你下面那个员工讲的是,不敢来了,饭都不敢吃了,讲是新来的员工。

酒店的胡经理说,酒店规定,两点以后保洁要去打扫房间,大姐当时即使真的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,这也不算是特别大的事情,她问小韩这边有什么要求。

酒店胡经理: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,是不是。

小韩的朋友: 也没什么别的要求。

酒店男员工: 精神损失费是吧?

小韩的朋友: 不是精神损失费,就是怎么说呢,比如谁都受不了这个事情。

酒店男员工: 那要不我脱给你看看。

小韩的朋友: 不是,大哥,不是那意思(男员工:你什么意思,不要给我绕,直截了当一点)我的想法,我们在这儿住几天了,今天第六天,我的意思,既然你们酒店,出现这样的事情,我们钱已经交掉了,就给我们免掉,别的没意思。

酒店胡经理: 我对这种客人我真无语了(那他的要求你们接受吗?)。

酒店保洁大姐: 那要我赔偿我是不接受的,我没有钱,四五十岁打个工,三块钱一个房间, 你叫我赔钱,我不接受。

酒店胡经理: 我跟你说,我肯定说他敲诈的。

最后,双方各让了一步

退还三天的房费

小韩的朋友说,他躺在床上的情景肯定被保洁大姐看见了,有心理阴影,不舒服。最后经过协商,双方各让了一步。

酒店胡经理: 没办法,我自己贴吧,好吧,我自己赔吧,没办法了(怎么赔)三天吧,房租,就这样(三天是多少钱呢)一百六十八乘以三,五百零四块(那交了一千一是吧)对(把多 余的退给他们就好了)对,让他今天退房吧。

小韩: (可以吧?)可以(握手)。

酒店胡经理: 我不握,到此为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