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续写:葫芦打破后,清兵卫就与它断了关系。过了不久,他又有了代替葫芦的东西,那便是绘画。正如他过去热衷于葫芦一样,现在他正热衷着绘画……

他对这爱好异常专心。上课的时候,老师黑板上的几何图形成了一个个舞动着的绘画模型;同学们一齐站立喊“老师好”时整齐伐一的姿态成了他眼中的塑像;就连窗户旁边随风飘动的窗帘也成了一只向他挥舞的手,仿佛在提醒他:赶忙拿起画笔,捕捉下这美好的场景……

话说清兵卫也真是个天才,学什么都学得特别优秀。可是他的父亲似乎总没有发现这一点,还经常将清兵卫的得意之作撕个粉碎。清兵卫却只能哆嗦着身子缩在墙角边,战战兢兢的不敢出声。

清兵卫画了一幅画名为《学校》。画有两部分,左边画中的教员正在操场上为唱戏的学生们指点迷津;而右边画中的教员却在用竹鞭抽打着一个学生,手上还拿着一个葫芦,葫芦被擦得干干净净的,似乎还微微闪着光。谁也不知道这幅画是什么意思,除了他自己。

终于这幅画被教员在清兵卫的课桌上看见了。教员很生气,不仅因为上次发现他的葫芦,这次发现他的画,更可恶的是教员认为画上画的是对他的讽刺,对于一个老师来说,也太没面子了。

于是教员又拿着这幅画去了清兵卫家里,清兵卫的父亲恰巧做工回了家。当父亲看到教员手中的那幅画时,只是脸色发青。还没等教员开口,清兵卫已经被父亲重重地扇了两巴掌。教员唠唠叨叨发了许多没意味的怨言,父亲只是听着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教员走了之后,父亲使劲揍了清兵卫一顿。清兵卫所有的画都被父亲死撕得粉碎。

清兵卫的寄托又一次破碎了。谁也不会知道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这个聪明少年的心又一次被冻结了。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,这次的冰,比以前更厚了许多。

2、作者是志贺直哉(1883~1971)日本作家。1883年2月20日生于宫城县,祖父是相马藩府的家臣。3岁即随父母上京,开始受贵族子弟式的教育。18岁从学于宗教家内村槛三,21岁入学习院高等科,有志于文学创作。